财务造假股价一夜跌掉七成,瑞幸咖啡还能撑多久?

2020-04-03

      北京时间4月2日晚间,因公告披露2019年第二季度到第四季度与虚假交易相关的总销售金额约为22亿元人民币,瑞幸咖啡在美股开盘后触发6次熔断,收盘时跌幅达75.57%。

      事实上,今年年初,瑞幸咖啡就曾遭遇做空机构浑水的狙击,被指捏造财务和运营数据,而瑞幸咖啡当时在回应中全盘否认。

       业内人士指出,本次瑞幸咖啡自爆造假22亿元,与此前被做空一事形成连锁反应。接下来,瑞幸咖啡可能面临投资者的集体诉讼以及美国证券交易委员(SEC)的巨额罚单。

自查出财务造假22亿元

       根据瑞幸咖啡公告,针对在截至去年12月的合并财务报表的审计过程中的某些问题的内部调查,其董事会已成立特别委员会进行监督。特别委员会由三名独立董事组成,同时配有独立顾问,包括独立法律顾问和法务会计师。目前,该内部调查处于初步阶段。

       特别委员会提供的信息显示,从2019年第二季度开始,瑞幸咖啡首席运营官、董事刘剑以及向其报告的几名员工从事了“不当行为”,包括捏造某些交易;建议采取临时补救措施,对刘剑和涉及不当行为的员工暂停职务,对虚假交易涉事方暂停、中止合同和交易。上述建议已获得董事会同意并生效。


      而瑞幸咖啡披露的初步调查信息表明,2019年第二季度到第四季度,与虚假交易有关的总销售金额约为22亿元。

      瑞幸咖啡还称,上述数字尚未经过特别委员会,其顾问以及公司的独立审计师的核实,可能随内部调查进行而更改。瑞幸咖啡正在评估上述不当行为的整体财务影响,因此,投资者不应再信赖先前的财务报表、2019年前9个月、2019年4月1日至9月30日两个季度的收入报告,包括先前对2019年第四季度产品净收入的指导,以及与上述合并财务报表有关的其他信息。

      中粮基金CEO吴晓鹏表示,瑞幸咖啡是一家资本感十足的公司,在不造假的前提下,上市快速兑现无可厚非;瑞幸咖啡在IP和平台打造、不断丰富产品矩阵等方面有一技之长,但其发展违背了消费品品牌发展需要沉淀和文化内涵的基本规律,快速开店和烧钱引流未带来足够有效的客户,流量质量不高且不稳定,获客成本没有实现边际递减。或因为疫情导致收入锐减和现金流枯竭,引发了管理层内部、管理层与投资人之间的矛盾激化,暴露了消费品行业发展规律和互联网快速变现思维之间的冲突。

投资人的不眠之夜

      受自曝财务造假影响,瑞幸咖啡在美股开盘后触发6次熔断,截至收盘,跌幅为75.57%,最高跌幅超过80%。与此同时,此前看好瑞幸咖啡的投资人、投资机构也注定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

       从瑞幸咖啡上市初期股权结构来看,神州系占主导。其中,陆正耀持股30.53%,为最大股东;创始人钱治亚持股19.68%。黎辉代表大钲资本、刘二海代表愉悦资本分别持股11.9%、6.75%。可以说,陆正耀是瑞幸咖啡最大的天使投资人。

       然而资料显示,陆正耀、郭丽春夫妇及钱治亚的股权占比后来有所稀释。与2019年5月披露的数据相比较,其持股数量没有变化,但随着总发行股数的变化,持股占比分别由25.75%、16.6%下滑至23.9%、15.4%,对应的投票权也略有下滑。

       去年第四季度,瑞幸咖啡被机构增持达到2.89亿股,新进机构持有1.45亿股。截至去年年底,瑞幸咖啡持仓最大的前十大机构股东是资本研究全球投资者,持有6032万股,其次分别是孤松资本、Alkeon资本公司、美国银行、Melvin资本管理公司、瑞银、Darsana资本、瑞信、Janus Henderson和Sylebra资本。此外,持股的机构还包括美洲基金(American Funds)、贝莱德(BlackRock)、先锋集团(Vanguard)、富达国际(Fidelity International)等知名资管公司。

       当然,也有资本并未被“埋”。今年1月8日,大钲资本减持了3840万股,持股比例从14.06%下降至12.15%,套现2.3亿美元。大钲资本表示,此次减持后,已收回当初对瑞幸的投资。而近期,黎辉及大钲资本继续“逃跑”,抛售4400万股瑞幸股票,持股比例下降到8.59%。

       值得注意的是,3月27日,愉悦资本创始及执行合伙人刘二海辞去了瑞幸咖啡审计委员会委员职位。瑞幸咖啡此次组成的特别委员会的3名委员中,濮天若、崴云聪均在3月27日才正式加入瑞幸董事会担任独立董事,同时作为审计委员会委员。

创下18个月上市神话

       回顾瑞幸咖啡的发展之路,其“挑战者”的形象鲜明。作为中国市场第一个挑战星巴克的咖啡品牌,它创造了中国咖啡品牌自创立到美股上市的最快纪录,成为2019年在纳斯达克IPO融资规模最大的亚洲公司。

       2017年10月底,瑞幸咖啡白色鹿头、蓝色背景的LOGO实验性的门店在北京银河SOHO营业。此后,瑞幸咖啡迅速攻城略地,动作频频,凭借快速开店、大幅价格补贴、张震与汤唯代言等高调宣传推广活动,瑞幸咖啡开始出现在各大城市的核心区域,并成为星巴克在中国的最大“隐患”。


       2018年5月15日,瑞幸咖啡刚宣布正式运营不久,就发公开信称遇到星巴克的不正当竞争,就对方涉及的垄断行为,拟提起民事诉讼。星巴克则回应,“无意参与其他品牌的市场炒作,欢迎有序竞争彼此促进”。此事被业内人士认为瑞幸“碰瓷”星巴克搞营销。一天后,星巴克在上海举办全球投资者交流会议,宣布在未来5年,每年都将在中国大陆市场新开600家店面,预计到2022年在中国230个城市拥有6000家店面。这被视为星巴克对瑞幸咖啡的隔空狙击。

      美国时间2019年4月22日,SEC披露瑞幸咖啡招股书。瑞幸咖啡申请在纳斯达克全球精选市场上市,股票交易代码为“LK”,当时计划融资1亿美元。同年5月17日晚间,瑞幸咖啡敲钟上市。

中国证监会谴责瑞幸咖啡

      有业内人士指出,假如瑞幸在后续年报中拿出更充足的数据来证明公司商业模式,股价可能会迎来拐点,否则一直下跌,还有可能触发退市制度。此外,如果不出现“白衣骑士”从资本层面上进行挽救的话,瑞幸咖啡也难逃退市。

       瑞幸咖啡在4月2日晚间的内部信中表示,涉嫌财务数据造假正在接受公司内部调查。目前相关当事人已停职,公司保留进一步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公司已安排其他管理者接任停职人员原负责的工作,并将尽全力减少此次事件的负面影响。

       吴晓鹏指出,资本市场上的财务造假性质十分严重,对普通投资人和资本市场的伤害巨大,不仅管理层,做审计的安永、做IPO的普华永道、做盈利预测的摩根等机构均可能受到监管机构的高额处罚或刑事诉讼。